H蜘蛛俠(能力的誕生)


繁榮熱鬧的香港,這裡的很多人都習慣了日夜顛倒的城市生活,卻不知從天而降的「東西」徹底的改變了整個城市的一切。
在事故發生後的半個多星期,大學生Matthew來到了山頂一家小酒吧裡喝悶酒,在一個小時前凘凳劀劃,監盡瞀瞉他被漂亮的女友拋棄,理由是她已另結新歡,嫌棄他只有發達的肌肉,卻沒上進的理想,說得白一點就是沒有錢,所以當他女友被另一個大學裡的富有的大學生求愛時,她欣然的答應,還毫不留情的回絕了繼續和Matthew的交往,這對身強體壯的Matthew來說,無疑是一項對自尊羞辱的打擊。
Matthew年紀接近二十,喜愛看漫畫和電玩,身高180cm的身材與厚實的胸肌讓他不僅外觀上比一般年人還要壯健,甚至還多了一股成熟男子特有的魅力,在大學裡著實有不少愛慕者。
「嗨,可以請我喝一杯嗎?」一名染髮的美人露出那誘人的乳溝,將纖細的粉指搭在Matthew寬大的手掌上。
「嗨……你是……?」「相逢何必曾相識呢。」染髮的女郎撥弄著頭髮,用著挑逗般的語氣說道。
Matthew不好意思的微笑著,立刻幫對方也點了一杯,但默默的喝著口中發酸的紅酒。
他不是一個善於交談的人,儘管外型壯碩,個性卻顯得有些內斂而木訥。 相反地面前這名美麗女子卻正好相反,她可是十分善於打扮和開放,曾和無數男子發生過夜情。
臉上已經微醺的Matthew很快就被旺盛的酒意所驅使,微靡的眼睛只釘在眼前姣好的美人臉蛋開始往豐滿的雙乳間移動。
「嘻嘻……對,相逢何必曾相識呢,你很有吸引力呀……我該怎麼稱呼你呢……?」「嘻嘻……,我叫Yoki……你好壞……你的眼睛只釘著我的胸部。」大膽的Yoki像勾引般的挑逗著Matthew,Matthew很清楚的感受到美女眼睛裡透漏的誘惑之意。
Matthew任由酒精發作,他許久沒有嘗過偷情滋味,寂寞的男子遇到了如此美艷動人的尤物時,情慾的枷鎖已經快要禁錮不住內心的那頭野獸。
很快,幾杯高純度的美酒下肚,在離開酒吧前兩人都已經醉醺醺的蹣跚傻笑,摟摟抱抱的兩人往人煙稀少的山頂小道處走去,他們的臉上也已經充滿了八九分醉意。
兩人一路往幽暗的樹林內走,被酒意沖暈的Matthew冷不防的跌倒在地,一旁的Yoki卻突然叫了一聲,手裡指著腳下的一塊焦黑的紅色圓形物體。
「快……快過來,Matthew……你看這是什麼東西?」Yoki指著已經冒煙的焦炭紅色圓形物體,一股腥酸的惡臭卻直撲自己的鼻子而來,因為跌跤而清醒一點的Matthew扶在Yoki旁邊,撿起樹枝的撥弄著圓形物體。
「這可能是什麼外太空掉下來的小型UFO吧……哈哈……」Matthew的酒意未消,【】不覺玩性大起的撥弄著那顆紅色圓形物體,一旁的Yoki興致勃勃的湊臉探頭去看。
「啊……這……啊啊!」突然間Yoki大聲的叫起來,從紅色圓形物體射出一根像細針大小的激光,飛快鑽入到Yoki的頭部裡,全然毫無防備的Yoki立刻倒臥在地的痛苦抽搐。
「啊!你……你怎麼了?Yoki……Yoki!」Matthew害怕的叫起來,Yoki的四肢不停的激烈顫抖,好像身體內有電流在流竄一般,軀體很快又平靜下來,短短幾秒間,生命就這樣結束了。
Matthew害怕得昏死過去,再醒過來時眼前只有一片白光,老天爺:
「你在玩我嗎?如果這是夢,趕快醒來吧……」突然傳來了聲音::「這不是夢,這是真的。」Matthew嚇到了,大叫:「有鬼啊!!」迷之音:「我不是鬼,我只是一個外星遊客,我現通過腦電波和你溝通,在宇宙游程中,由於機件故障,我被迫降在你們星球裡面,剛才在機件維修期間,受到你們的打擾,防衛糸統即時啟動,發射了神經光線,所以令你的同伴失去了性命。」Matthew:「Yoki……Yoki,真的死了,這不是真的?」迷之音:「這是真的,對此我深感抱歉,雖然是受到你們打擾,但失去性命對於我來說也是很嚴重的,我飛船的科技不可能製造生命,因此她己沒復生的可能。」Matthew:「那怎麼辦?」迷之音:「雖然我飛船的科技不可能使她復生,但仍可按你的要求實踐你的願望,當然先決條件仍然是我飛船的科技能夠造到,你有什麼願望?」Matthew心想:「這個Yoki才剛相識,我甚至連她中文名字也不知道,只要不是我殺死她就可以了,警方不可能控告我謀殺的,但外星來客……說出來有人相信嗎?」迷之音:「你有什麼願望?」Matthew:「你可達成我什麼願望?」迷之音:「這個要看你的願望是什麼了?」Matthew:「我……我想做蜘蛛俠,可以嗎?」前一陣子Matthew連看了蜘蛛俠1,2,3集DVD,愛死了蜘蛛俠,可以在大廈之間不停穿梭,身體機能優於常人,太帥了,所以想也不想就說出來。
迷之音:「蜘蛛俠?是什麼?」Matthew:「我這裡有全套影碟,我想要他的能力。」Matthew從腰包拿出了DVD。迷之音:「你放在地上吧。」Matthew將DVD放在白色的地上,很奇怪DVD慢慢被白光吞食了,10秒之後,迷之音:「你要他的能力是可以做到的,也沒多難。」Matthew:「真的?我還希望我身體能縮小,需要的時候可以將身體能縮小到像小蜘蛛一樣。」方便我走來走去也不易給人發現。
迷之音:「可以,但相對你變小時能力也會減弱的,還有別的嗎?」Matthew:「可以了,我不貪心的,嘻嘻……」迷之音:「貪心?什麼來的?真不明白你們這種生物,剛死了夥伴,轉過來又可以開心的。」Matthew心想:「……他媽的,是你殺的,還說。……」迷之音:「這個在地上的介指,你載上它之後你就會擁有蜘蛛俠所有的能力。」從白光的地上浮現了介指。
Matthew從地上拾起介指並載上它,只覺從介指傳來了一陣熱流和閃出白光,熱流流偏全身,說不出的舒筋活血。
Matthew再望望自己雙手,發現在手腕脈門處多了一個洞,給表皮覆蓋著,心中莫明興奮,但……咦?
為何沒有蜘蛛俠的衣服?那件帥呆了的蜘蛛俠的衣服。
迷之音:「你只是說要他(蜘蛛俠)的能力,沒有說他的衣服,剛才問你還有別的時,你也沒求!」Matthew:「他媽的,沒蜘蛛衣服的蜘蛛俠,怎叫蜘蛛俠呢?……」迷之音:「你的要求我已經做到了,請你離開吧,我亦會離開這個星球,我在這個星球期間,觀察發現你們這種生物不斷在破壞自己的星球,感到十分奇怪,你們的氣候已經在變壞,再過50年就不適宜生物居住了,你們好好珍惜吧!」Matthew:「喂……喂……這樣我……」白光慢慢消失,Matthew重新站回幽暗的樹林內,變的只有Yoki的屍體不見了,現場只遺下一灘綠色的水。
Matthew再抬頭一看,只見漆黑的夜空閃過一道白光,很快消失在夜空深處。
Matthew:「幹你的,我還沒說了,就請我走,想問有沒有介指的說明書也不成,還好,Yoki的屍體給收拾好,否則我也不懂如何處理,唉……連摸也沒摸過就掛掉了,真可惜。」Matthew再觀察四周,呀!太奇妙了,之前漆黑一片的四周,很多東西也看不清楚,但現在一切也可歷歷在目,昆蟲飛行得好慢,隨手也可抓著它,哈哈……失戀的感覺已被今晚神奇的經歷掩了。
Matthew心想:「我一定要好好熟習我的能力,嘻嘻……實在太好玩了,想起也令人興奮。……」    距離山頂樹林內發生的慘劇,已經將近一個月了,這段期間Matthew除了上大學之外,謝絕其他一切應酬,放學就回家關自己進房間內練習(蜘蛛俠)的能力,發現射出的蜘蛛絲可長可短,完全根據自己的思想製造出來的,如在大廈間穿梭,是又長又有韌力,但很快蜘蛛絲就會消失,捆綁物件時,是又短又有韌力,不會消失,又可以噴出一個滿佈分泌物的蜘蛛網,獵物越反抗蜘蛛網會收得越緊。
最神奇的莫過於能爬牆遊走和縮小身形,Matthew經常在自己的房內天花,牆壁爬行,但發覺縮小身形存在一定風險,曾有一次縮小身形爬牆遊走時,碰到一支壁虎,如不是身手敏捷,差點就給壁虎作點心吃了,事後嚇得一身冒汗,壁虎當然給他碎屍萬段。(死得不明不白)正所謂沒蜘蛛衣服穿的蜘蛛俠怎叫蜘蛛俠呢?Matthew在ToyShop買了一件大碼蜘蛛衣服回家改造,但針線對於男生來說,比跑「馬拉松」長跑還辛苦,但又不可假手於人,真的苦了我們的男主角。
Matthew:「唉……早知道就要求外星人給我一件防彈防火防水的蜘蛛衣服,現在就不用左剪右改,也不知是什麼布料,天氣冷要不要加添外套?下雨天又會不會脫色,唉……氣死我!」經過三天三夜終於完成,試穿後太緊了,上身還沒所謂,下身則整個雞巴突顯了出來,乾脆內褲也脫掉,平常還算勉強可以,但如一興奮就整支陰莖如形畢露,缺點多多。Matthew:「唉……真沒辨法,難道要外穿一條短褲嗎?沒見過這麼著的蜘蛛俠呀。氣死我!」
「喂……喂……Matthew……」「什麼事?鹹濕Ken……」鹹濕Ken是Matthew大學裡的好朋友,為人由於十分鹹濕,友輩都愛這樣稱呼他。
「喂……Matthew,這幾天上大學,每次一下課就不見你了,跑去哪裡?就算失戀,也不用逃避,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呢……阿May對你好像也頗有意思,雖然沒有你前女友Anna那麼漂亮……」「哈哈,鹹濕Ken,我今時不同往日,這些庸姿俗粉,我沒興趣。」「嘩,這麼利害,你不是……」「鹹濕Ken,小心!」Matthew一手拉著鹹濕Ken的手,迅速閃過一旁,一枝粗大樹幹突然從天而下。
鹹濕Ken:「嘩,你娘的,誰個沒人性亂丟東西,差點壓到我……XX娘親……」Matthew:「那有人丟這麼粗大的樹幹下來,想是這棵樹已經給白蟻蛀食,樹幹才會掉下來的。」鹹濕Ken:「幸好有你,剛才我一點都沒發覺,你怎麼發現的?嚇到我剛才想說什麼也忘記了。」Matthew:「忘記了就不要再說,已經夠時間上課了,這個教授蠻麻煩的。」「對!那快點走……」現場只餘下那些沒事幹的大學生圍著那枝倒下的大樹幹在討論。
「喂,Matthew你知道麻,今天李教授邀請了近期最Hit的「靚模」秀娜在演講廳來討論呀。」(「靚模」是指近年在香港一班年青女模特兒的統稱,她們通常只有18~ 20歲,身裁豐滿,但沒什麼學識,也沒什麼專長,只賣弄個人的身裁,拍攝一些泳衣寫真,產品硬照等廣告。)但由於湧現一大批,再經傳謀火熱報導,的確形成了一陣子風氣。
Matthew:「討論?和「靚模」可以討論什麼?」鹹濕Ken:「就是討論「靚模」成功之道和為何會形成社會風氣,你知道李教授最愛出風頭,最近秀娜又這麼受歡迎,傳謀自然爭相報道,李教授不訪問她才奇怪喱。」鹹濕Ken:「說開秀娜,簡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,樣貌漂亮不說,單是胸前一對咪咪,也可以給我玩一晚,我經常拿她的泳衣寫真打手槍的,呀……可以幹她一晚,死也願意。」「秀娜?我知是誰,樣貌身裁,確是上上之選,有機會也要會一會她。」Matthew另有含意的說。
鹹濕Ken:「機會今天就有,一會兒下課後,我們一齊去演講廳看看,討論應還沒結束的。」「呀,我沒空有事要辦,你自己去吧。」Matthew:鹹濕Ken:
「這麼掃興,你不去我去,看你剛才救了我的份上,我用手機拍幾張相信給你看吧。」    (演講廳後休息室)「那個李教授好愛弄玄機,問的東西都好奇怪,好深奧,一點都不知他在說什麼?」「那些學者就是喜歡這樣子,你們越不明白,就表示自己越深奧,我們也不用管他,反正我們目的已達,你看今天這麼多傳謀來採訪已經知道喇,秀娜,快點換衣服,我們一陣子出去還要接受電視台訪問的。」「知道喇,Ka媽,我都不焦急,你做助手又急什麼呢?讓他們等吧,我很累。」「到你不當紅時,你想別人採訪也難,傻女,快點換衣服,我先出去代你應付一下電視台吧。」「知道喇,Ka媽。」Matthew:「快點換衣服吧,我待在這已很久了,還說這麼多,comeon .」在牆上的畤鍾旁,縮小了身體的Matthew正爬在畤鐘的頂部,躲起來偷窺秀娜在換衣服。
Matthew:「嘩,果然好身裁,難得這麼瘦咪咪也這麼大,噢……乳頭還有點粉紅喱,其實也不用轉穿這個藍色的胸罩,剛才那個黑色的